庆南FC与鹿岛:IIWeekly | 華為云走出「痛苦區」

摘要

鲁能庆南fc www.iivoco.com.cn 云戰場中,華為云正在走出一條專屬自己的特色路線。

「我們痛苦期已經過了」,在 2019 年華為 HC 大會的采訪中,華為云業務總裁鄭葉來這樣總結過去兩年在云計算上的資產投資,「任總(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跟我溝通一再地講,要看未來的變化,叮囑我數據中心的光纖要多布一點」。

華為云業務總裁鄭葉來 | 華為云

鄭葉來口中的投資是做云計算必備的基礎設施建設,截止 2018 年底,華為云與合作伙伴在全球 23 個地理區域運營 45 個可用區,今年還在繼續加大在內蒙古烏蘭察布、貴陽貴安新區等地的數據中心建設。

不過,從整體進程來看,華為云經歷的「痛苦」遠不止是投資。

從一誕生起,華為云就被寄予厚望。任正非在 2017 年底華為內部郵件中,曾重點提到的華為未來的使命與愿景:「我們實質是通過聚焦 ICT 基礎設施和智能終端,提供一塊信息化、自動化、智能化的黑土地」,但做純公有云還是混合云,如何和舊有業務線博弈妥協,不止一次在這家以狼性著稱的公司內部撕扯。

這些爭執和希望都指向同一個具象問題:在已經是一片混戰的國內云計算戰場中,華為怎么找準自己的定位,形成一條清晰可見的行軍路線圖。

作為拳頭產品,2017 年 3 月從華為 IT 產品線獨立出來的華為云 BU 進入戰場確屬姍姍來遲。從市場份額來看,以阿里、騰訊為代表的本土互聯網公司那時早已搶得了先發優勢,并且仍然在大力加注云計算,試圖擴大優勢。

這兩年,華為云追趕的成績并不差。9 月,調研機構 Frost & Sullivan 發布的《中國公有云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9 年上半年,阿里云、騰訊云、天翼云、華為云、AWS 位居行業前 5 名。IDC 發布的今年一季度云計算市場份額數據則顯示,華為云的市場增速高達 300%。

         (圖 | 極客公園)

不過,語言風格和余承東相似的云業務掌門人鄭葉來并不以為此為傲,「跟我們的基數不大有關,明年再這么增長可能性不大了」。增長的困難之處在于,在市場份額的爭搶中,擺在華為云面前的是一副日趨復雜、細分的戰局:

從整個云計算戰場推進的程度來看,市場需求已經開始由單純的 IPS(IaaS、PaaS、SaaS),走向更多元、更深層次的定制化服務,從 CDN 到容器到數據庫,從算力到支撐算法的完善度,關于市場的搶奪已經深入到如何更高效地契合業務本身,服務屬性更加凸顯;客戶主體則正在從對云接受程度較高的互聯網企業,走向更廣闊的大型傳統政企市場。后者體量更大,但對系統的智能、安全可信、穩定可靠要求更高。

但恰是這塊高難度市場,被華為云視作反擊點和新機會。在多云的市場格局大趨勢給了它進入戰場的機會后,華為云正在利用整個集團過去在 IT 業務線和底層硬件研究積累,從芯片串起一連串的軟硬件,再包住「性價比」更高、產品線齊全的云服務,用以吸引客戶;同時,它還廣泛地推動華為云生態的建立,瞄準垂直市場,并扶持、培育成功的行業落地案例。

鄭葉來對這條主打混合云市場的多元新架構路線表現出極大地自信。當極客公園問道,他對云計算的市場格局變化的看法時,這位華為云獨立開始就執掌業務的負責人語氣篤定,「你再過一年、兩年來看,一定會有變化的,變得一定是比較明顯的」。


「硬件」包圍「服務」

從這次大會透露的信息來看,華為云在路徑上走出了有別于互聯網廠商的一條道路。

云計算最早以節省「成本」為目的,是亞馬遜和谷歌這類互聯網公司為了解決算力浪費與不均衡問題而進行開發的產品。但在鄭葉來看來,隨著云計算的概念落地與普及,企業需求正在從原來的數據存儲和管理,邁向數據的運營和計算,云計算需要承擔的任務正在變得更多更復雜。

面對復雜的市場情況,「混合云」是華為云在市場摸索中為自己錨定的基調。相比互聯網廠商此前強調的公有云市場,混合云融合了公有云和本地部署的特征,是近年來云計算的重要發展方向。它既能滿足企業計算時「公有云」速度快、性價比高,數據存儲放「私有云」安全的需求。

其中,多元新架構則是華為云給混合云市場開出的答案。這套新架構的關鍵之處在于,從底層的硬件設施開始,就為不同企業、不同需求場景提供不同的算力,既能提供基于傳統的 X86 的云服務,也能提供基于 ARM 架構和華為鯤鵬處理器的華為云鯤鵬云服務,以及基于華為自研達芬奇架構和昇騰處理器的華為云 AI 服務。。

具體來看,華為云與 AI 產品與服務總裁侯金龍在 HC 大會的演講中將華為云的業務邏輯拆解成「一云兩翼、雙引擎」。一云指的是客戶可用的華為云「云服務」,而兩翼和雙引擎的互相配合則透露出華為云本身的業務發展邏輯。

         (圖 | 華為云)

其中,兩翼指智能計算業務以及智能數據與存儲業務。在智能計算領域,面向端、邊、云,提供「鯤鵬+昇騰+x86+GPU」的多樣性算力。在智能數據與存儲領域,融合了存儲、大數據、數據庫、AI,華為云可以一次性高效率集成多種能力。

雙引擎則是指圍繞「鯤鵬」與「昇騰」打造的兩個基礎芯片族,構筑異構的計算架構?!個錙簟褂搿笗N騰」是華為在 IT 時代就開始布局的處理器和計算生態。

在鄭葉來看來,云計算時代,重新回歸到芯片等關鍵硬件研發是賽場長跑必備的能力,「早期做云的公司回來重新做 IT、做芯片、做硬件,還是這條路」。從這個角度來看,阿里云的平頭哥等產品某種程度上的確是在往回「補課」。

無論是 IT 還是芯片,華為都有自己的底氣。

比如,這次在大會之前發布的華為自研的昇騰 910 AI 處理器,是算力最強的 AI 處理器,半精度 (FP16) 算力達到 256 Tera-FLOPS,整數精度 (INT8) 算力達到 512 Tera-OPS,達到規格算力所需功耗僅 310W。這次 HC 大會,華為發布了由數千顆昇騰 910 AI 處理器構成的「Atlas900」,總算力相當于 50 萬臺 PC 的計算能力。將 Atlas 900 的能力在云端開放的華為云 EI 集群服務,只需 59.8 秒就可以完成典型網絡 ResNet-50 的訓練,比第 2 名快 15%。

(圖 | 華為云)

華為從 2004 年開始投資研發第一顆嵌入式處理芯片,目前投入超過 2 萬名工程師,形成了以「鯤鵬+昇騰」為核心的基礎芯片族。

華為將以鯤鵬和昇騰作為根基,打造「一云兩翼雙引擎」的計算產業布局,持續構建開放生態?!敢輝啤怪傅木褪腔?,華為云通過全棧創新提供安全可靠的混合云,成為生態伙伴的黑土地,為世界提供普惠算力。硬件能力的儲備給華為提供了在云計算市場的反攻基地,而多元架構則是華為滿足云計算不同場景需求的利器。

在華為云 CTO 張宇昕看來,華為云(通過多元架構)把合適的 workload,跑到合適的體系結構上,實現多元計算并不是說我們一定要用鯤鵬把 X86 完全干掉。比如,像視頻的編解碼,視頻的渲染,這種處理,X86 是不合適的,它應該跑在 GPU 上。

例如,在游戲行業,華為云與云游戲廠商 Cocos 達成合作,目前該公司已經有幾十款游戲運行在華為云。據華為官方透露,使用華為云鯤鵬云服務后,可實現端云協同,無需指令翻譯,性能零損耗,端到端網絡優化時延降低 30%-40%,成本降低 50%。

除此之外,鄭葉來認為一家企業采取幾家云計算服務廠商是大勢所趨,「多云是客戶必然的選擇」。據他介紹,華為云目前幾乎所有互聯網行業大客戶基本都是以第二供應商進去的。但他也強調,「云服務畢竟是把它(企業)的未來交給你了……這時候他多選一個,我認為應該值得鼓勵的?!拐庖馕蹲旁品癯痰某て詵衲芰妥隕淼芰Ρ匭肭看?。

值得一提的是,和其他主流云計算廠商一樣,做云基礎設施,堅持「上不碰應用,下不碰數據」是華為云的原則。


新挑戰與新任務

無論是鄭葉來還是張宇昕,在談到華為云的歷史時,都提到「盒子」這個關鍵詞,盒子主要是華為指 IT 硬件。在他們看來,「我們用云服務,也就是線上的方式來服務于客戶,簡單來講就是原來做線下,現在又多了一種線上的方式?!拐龐鈮炕匾?。

從盒子到云服務,鄭葉來認為其中更多是商業模式的改變,云計算時代需要更多持續服務的能力。但其中的核心競爭力,仍然是產品能力和服務能力。對應地,鄭葉來認為「性價比」與「價值鏈分配」是華為云當前應對市場競爭的利器。過去三十年在 IT 的產業上,市場最終的選擇傾向歸根到底還是性價比問題,云計算同樣不例外。

         (華為云主要客戶類型 |極客公園)

從大的市場格局來看,包括阿里云、騰訊云、華為云在內的諸多玩家的確都在將「價格」作為戰場廝殺的武器,這也使得戰場正在迅速演變成資本支撐的巨頭之間的游戲。

不過,在價格戰之外,現在戰場已經開始推進到下一個階段:目前國內頭部云計算廠商不斷集中發布新產品,扶持垂直行業標桿案例,邁入定制化解決行業需求的商業化深水區。

在鄭葉來看來,現在云計算的戰事已經進入「短板戰略期」。戰場的焦點正在由市場教育和試探走向生態碰撞?!改母霾恍芯兔蝗搜∧?,客戶最終買的是一個服務。你哪個東西不行你就麻煩了」?;譜勻輝詡涌觳凡季值慕謐?,在今年的大會上,華為云一口氣發布了基于「鯤鵬+昇騰」112 款云服務,涵蓋了 IaaS、PaaS、EI、數據庫、安全、IoT 等領域。

另一個補齊短板維度則是在產品的能力上。在接受極客公園采訪時,鄭葉來提出,營收規模、業務增速、市場份額中,「后面的兩個東西我平常不看的」。他只看兩個數據——新增消費用戶與用戶新增消費。前者體現了華為云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后者體現了客戶對使用華為云產品的滿意度。

         (圖 | 華為云)

對華為云來說,與性價比同等重要的還有生態中的「價值鏈分配」。在鄭葉來看來,云計算是把傳統企業服務時代的價值鏈分配搬到了線上。云計算考量的仍然是生態能力。這個生態除了服務提供者華為云,還有產品使用者,以及第三方應用軟件提供商。

在生態的搭建中,鄭葉來認識清晰,「做 B 端的生意,它一定不可能去掙快錢的」。他強調服務的能力要遠比短期的盈利重要,「目前華為云 V4、V5 的高端客戶,基本上沒有離網的」。

價值鏈分配還包括和應用層的廠商合作。目前華為云的客戶類型以互聯網公司、政企和汽車等垂直領域為主。而在本屆 HC 大會上,華為云還發布了華為云工業智能體,推出面向工業的智能解決方案。

這是華為云應對當前市場挑戰邁出的關鍵一步,它需要足夠多的標桿案例穿透垂直行業,向行業展示其除了「品牌」之外的能力。這也是云計算通行的做法?;普獯甕平櫚陌咐且災泄禿腿縉照庋拇笮駝?。據鄭葉來介紹,使用智能體的智能認知引擎來輔助中國石油識別油氣層,油氣層識別時間下降 70%。

除此之外,對開源生態的投資也是「價值鏈分配」體系中的重要一部分。在今年大會上,華為正式發布面向開發者的沃土計劃 2.0,宣布未來 5 年將投入 15 億美金,計劃和個人開發者、企業共同參與計算產業的生態發展。這是時隔四年之后的沃土計劃升級版,其重要目的之一就是為了促進云業務生態的成長。

不過,走過痛苦區,穩步形成自己一套行軍路線的華為云也有了新的要求——它開始被容納整個華為的計算產業規劃中。

在 9 月 17 日的 HC 大會中,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援引 Gartner 的數據顯示,預計到 2023 年,計算產業的規模將超過 2 萬億美元。而云作為基層設施,將和 5G、AI 等技術和產品構成華為參與更廣闊的計算產業競爭的核心工具。


責任編輯:臥蟲

圖片來源:華為云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