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北现代vs庆南fc5月26:對話索尼機器狗之父:AIBO 為什么是機器狗而不是機器貓

摘要

鲁能庆南fc www.iivoco.com.cn 一個貓奴如何創造出世人喜愛的機器「狗子」

今年暑期檔,美國觀眾最喜歡的恐怖角色,鬼娃 Chucky 借道最新的《鬼娃回魂》(Child's Play)大電影回歸銀幕。和之前眾多續集不同的是,新版 Chucky 與時俱進,通過自己家庭智能設備入口的身份,具備了更多蹂躪便當配角的新能力,在血漿飛濺的同時讓觀眾意識到一個完全不遵守阿西莫夫定律的人形機器有多恐怖。

當然,即使觀眾相信 Chucky 真實存在,科學家也會嗤之以鼻,單單機器人的雙足行走問題,就夠他們思考幾十年,更別提殺人玩偶鬼靈精的腦袋了。另外,并不是所有機器人都這么邪惡,更多的機器人擅長的不是殺人,而是賣萌,例如,索尼的「機器狗」AIBO。

2018 年,時隔十二年之后,索尼在全球開售新版娛樂機器人 AIBO,雖然售價高達 3000 美元,但依然難抵粉絲的熱情。在日本本土,人們認為 AIBO 不是機器人,而是家庭一員,以至于有寺廟需要為已經損壞不能再用的舊款 AIBO 做超度——用戶對 AIBO 產品的狂熱可見一斑。

近期,極客公園(ID:Geekpark)有機會對話 AIBO 的創造者,索尼計算機科學實驗室總裁兼 CEO 北野宏明(Hiroaki Kitano)教授,后者揭秘了這款全世界最受歡迎「狗子」的前世今生。你知道嗎,AIBO 的原型機是一款六條腿的「機械蟑螂」,初始的 AIBO 身上貼著一層皮毛,令其陷入「恐怖谷」陷阱。而新世紀 AIBO 的誕生,則是「大法」重新君臨消費電子領域的象征。


差點做成機器蟑螂

雖然全世界的消費者都認為,AIBO 是一條「機器狗」,但其實索尼公司一直咬定,AIBO 是「家庭娛樂機器人」,而非「機器寵物」。北野宏明教授在 1993 年加入索尼公司,主導了 AIBO 項目的設計和制造。其中 AIBO 的各種「黑歷史」,都由北野教授向極客公園娓娓道來。

極客公園:1999 年推出 AIBO 的背景故事是怎樣的?

北野宏明:我 1993 年加入索尼公司,AIBO 的創意開始自 1994 年左右。當時的想法是使用數字技術,但不做電腦,最后想到的方案就是,應該做個機器人。當時的產品周期是 5 年,所以團隊就要考慮,在這個周期之內,我們能做個什么樣的機器人。

       團隊認為,當時可能沒法創造一個能做具體工作的機器人,也許做一個娛樂性質的機器人是有可能的,它可以陪人聊天,讓人們開心。

       最開始的原型機有六條腿,看起來像一只蟑螂。我們想,這個肯定不行,你想想媒體標題寫著「索尼打造機器蟑螂」,就糟糕了。

       所以我們改進結構,將其變成四條腿的機器人,看起來一下可愛很多。團隊請來了著名設計師,后者給出的設計方案草圖,看起來非常像小狗,我們覺得,這個應該可以。

       當時有兩種方案,一種是一體的機器狗的樣式,一種是??榛幕魅?,可以用各種??樽楹掀鵠?,外形多變。我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機器狗的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最開始發售的時候,索尼從來沒定義 AIBO 是機器狗,只說是娛樂型機器人。索尼不想讓人們誤會,公司發明了一只機器狗,來替代真的狗。

       第一次在洛杉磯著名的設計公司展示 AIBO 的時候,原型機上加了一層皮毛。那個原型機看起來太嚇人了,一只嚇人的機器小狗,而且太有誤導性了,讓人覺得這是一只真正的小狗。我們決定還是讓 AIBO 有機器人的感覺,所以撤下了原型機的皮毛。


大法歸來 AIBO 重生

1999 年推出 AIBO 后,產品又經歷了幾次迭代。但是,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堅持硬件策略的索尼公司錯過了互聯網時代,遭遇到發展瓶頸。隨著公司經營狀況惡化,高層于 2006 年叫停了 AIBO 項目,「狗子」粉絲痛哭流涕。

近年來,在剛剛退役的「姨夫」平井一夫的帶領下,索尼游戲、影視娛樂以及影像業務線多點開花,高層認為公司應該開創新氣象,北野宏明提議,重啟 AIBO 項目,讓這個受人喜歡的機器狗回歸大眾視野,昭告索尼公司「王者歸來」。

新的傳感器、新的網絡和深度學習技術,讓新版 AIBO 有機會實現團隊最初的夢想——打造一個智能機器人平臺。

極客公園:2006 年索尼停售了 AIBO 產品,原因是什么?

北野宏明:2000 年之后索尼公司的狀況漸漸進入下行,管理層決定暫停 AIBO 項目。當然,這是組織問題,也沒辦法。

       雖然 AIBO 項目停下了,但是大部分參與項目的工程師都去了索尼其他團隊,將能力帶到了公司其他產品之中。例如,索尼的卡片相機 Cybershot 有笑容快門,當用戶微笑時就會拍下照片,其中使用了眼部追蹤技術。

       當索尼公司狀況逐漸好轉之后,我們要使用索尼的技術,重回 AI 和機器人領域。當被問到最應該開始做什么項目時,我說,咱們把 AIBO 帶回來吧。人們 AIBO 項目被砍很不開心,所以,如果要重回 AI 和機器人領域,第一件事,就應該是讓 AIBO 回歸。

極客公園:新版 AIBO 和舊版相比,技術上有了那些突破?

北野宏明:AIBO 項目的老兵例如我,聚集了一批年輕的研究人員,同時技術也不一樣了,當時還沒有深度學習,傳感器、處理器和網絡技術和當年也不能同日而語。新人、新技術和新的 AIBO。

       從一開始,我們就希望將 AIBO 打造成一個平臺,提供更多的應用和軟件,不過發展的比較一般。畢竟當時(1999 年)處理器的能力很低,網絡也沒有成熟,基礎設施尚未到位。

       新版 AIBO 最新的應用,是讓機器人在家里四處走,看看哪些家庭成員在家里。它可以看出家庭成員在哪,不過并不能保證每個人都能監控得到,畢竟 AIBO 不是安全監控相機??雌鵠錘袷且桓穌嬲男」?,巡視家里的地盤。

       索尼和日本一家安全公司合作,后者使用 AIBO 來監控老年人,看老人是否安全。之前的 AIBO 是無法勝任這樣的任務的,因為當時網絡等技術都還沒成熟。希望 AIBO 能成為真正的家庭內的「移動」機器,探索更多的應用。



認命吧 AIBO 就是「狗子」

2017 年左右,美國初創公司設計的機器人 JIBO 憑借靈性的互動方式,吸引了業界和消費者的目光,但是最終項目并沒有成功。JIBO 失敗,AIBO 成功,北野宏明認為后者不僅可以動,而且「狗」的外型讓人天生想要親近。而且,這次索尼終于不再「自欺欺人」,徹底承認了 AIBO「狗子」的身份。

機器狗可以,機器貓究竟可不可行呢?作為貓奴的北野教授和極客公園饒有興致的探討了這個可能。

極客公園: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 AIBO 比其他機器人(JIBO)更加成功?

北野宏明:AIBO 和人的互動更好,因為它可以動。人類對移動的物體關注更多。

       AIBO 的成功最大的一個因素,還是它的外形,是一只小狗。人們第一印象是將 AIBO 和狗聯系起來,認為它很可愛,想要和它互動。

       新的 AIBO,索尼宣布終于承認了其「狗」的身份。雖然之前公司反復強調這是娛樂機器人,而不是狗。這次,團隊表示,咱們就認命了吧,AIBO 就是小狗,所以這次連四肢的末端,都設計成了爪子的外形,而之前舊版的 AIBO 只是普通的機器形狀。

極客公園:喜歡貓的人也很多,如果設計出個機器貓,會有很多人買吧?

北野宏明:其實很多人會問這個問題,我本人就是個貓奴。以目前的技術水平來看,人們很難創造出一個機器人能模仿貓的動作形態。最主要的是,貓的行為和狗有很大區別,狗很喜歡和人互動,而貓經常無視你。

       如果真的做成了機器貓,估計會有很多人打爆索尼售后熱線:這個機器貓不理我!售后的人也只能回答:貓就是這樣的啊。

       還有,你把一只貓從 1 米高左右放下去的話,它會安全著陸。目前我們的技術還無法做出能在那么高掉下來還安然無恙的機器貓,你可以想象一定有很多用戶會想這么試一下,到時候索尼的售后部門可要吃苦頭了。

       從技術角度來說,要想制造機器貓,我們需要發明很好的柔軟材料,同時還可以將機械系統整合到材料之中。嗯,挑戰確實太大了。



通用 AI 是成本問題

1993 年,北野宏明聯合發起「機器人世界杯倡議」,以促進對 AI 和智能機器人的研究。自 1997 年第一屆 RoboCup 在日本名古屋成功舉辦以來,該項機器人年度競賽已經發展成了全球 AI 和機器人研發領域的一項重要盛會。北野對該項目提出的目標頗令人期待:到 2050 年,要組建一支完全智能化的類人機器人去奪取國際足聯世界杯的冠軍。

距離目標還有 30 年時間,我們是否能夠達成這個任務?北野宏明認為挑戰還是巨大的,從材料到動力,再到智力,機器人需要提升的空間依然很大。對于霍金和馬斯克一致警惕的「通用 AI 取代人類」的問題,北野認為,通用 AI 本質上是成本問題,然后才是技術問題。

極客公園:現在距離我們實現 Robocup 的目標還有多遠?

北野宏明:首先,機器人的「身體」需要新的材料和機制,例如電機系統,相當于機器人的肌肉(動力系統)。同時,機器人的材料要更新,例如需要更柔軟的材料,這樣才能讓他們在場上和真人運動員的較量更安全。

       其次,我們需要機器人能夠根據感知更快的做出決策和反應。現在的機器人也能做出很快的動作,但不是連續的,是動一下停一下。所以,我們可能需要在 AI 架構方面進行突破。

       如果這些方面取得進展,其技術可以讓其他類型的機器人受益。

極客公園:很多人比較擔心「通用 AI」會取代人類,您怎么看?

北野宏明:要看取代的是什么工作,如果是那些對人類身心有害的職業,那也不是壞事吧。

       通用 AI 本質上是成本問題,要研發一個真正的通用 AI,需要千億萬億美元的投入,公司會計算成本,研發一個通用 AI 劃算,還是雇傭人類劃算。以建筑行業為例,雇傭建筑工人,還是比研發一個建筑類的通用 AI 更符合成本規律吧。

責任編輯:臥蟲

圖片來源:騰訊AI Lab、AIBO美國官網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